英超

鬼妃太蛮横 第八章:责罚

2019-10-12 20:13: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妃太蛮横 第八章:责罚

宇文临难得到云水谣里来坐坐,却是为了惩罚这个不听话的王妃。

此时,杜吟萱已经换回女装,站在宇文临前面,而两个丫鬟依旧是跪着,看宇文临脸色冷如冰窟,杜吟萱实在架不住这种暴风雨来临的前奏,爽快道“你要罚就罚我一个好了,不关她们两个的事。”

“还知道本王要罚你。”宇文临瞥了她一眼,还在生气,杜吟萱噗嗤笑出声,他这话听着怎么有几分宠溺?杜吟萱跑宇文临跟前,没一点王妃的正经样,跌坐在地上,手压在宇文临膝盖上,又给两个丫鬟求情,

“王爷,这样,以后您说的话我都听,这两个丫头是被我从墙上给扔下去的,您就别为难她们了。”

看着杜吟萱嬉皮笑脸的模样,宇文临也是忍俊不禁,真想知道她被打的时候会不会也是一直这样笑着。

“既然王妃为你们两个求情,本王就放了你们两。”

子宁和白苏抬起头来,感激涕零,“谢王爷!”

两人拜了一下,才起身,杜吟萱看她两没事了,心里的巨石也就落下了,然而宇文临又道“可是,给你们两个的惩罚没有收回。”

杜吟萱抬起握紧的小拳头,就想一拳头砸在宇文临腿上,这个言而无信的家伙,宇文临眼疾手快,先抓住了杜吟萱正在蓄力的手,盯着她那一双人畜无害的眼眸,玩意味正浓,“得有人给她们承受这个惩罚。”

杜吟萱挣扎着要挣脱他的手,可在这个人面前,她显得那么软弱无力,宇文临道:“这两个丫鬟的二十大板,还有王妃自己的十大板,都算在王妃头上。”

两个丫鬟一听,又跪了下来,小不点哀求道:“王爷,奴婢知罪,奴婢认罚,求王爷免了娘娘的惩罚。”

白苏也是苦苦哀求,“是啊王爷,娘娘从小身子娇弱,可受不了这三十大板,求王爷开恩。”

说着两个丫头又是一拜,宇文临却不为所动,继续道:“来人,三十大板伺候王妃。”

宇文临话音一落,带着棍棒前来的侍卫来势汹汹,将垫子放在门前,已经准备就绪,两个丫鬟心急如焚,韩空把两人拉了起来,道“王爷心意已决,多说无益。”

杜吟萱看了看刚才还跟她拗气的宇文临又恢复了冷若冰霜的模样,啼笑皆非,“王爷还真是斤斤计较。”

“给王妃长点记性,不然该忘记自己的姓氏了。”

“……”

她的姓氏有什么特殊含义吗?杜吟萱一时摸不着头脑,放开了宇文临的膝盖,走到垫子前就趴下,道“打吧,痛快点。”

宇文临还真没想到杜吟萱这么爽快,也一点不怕死,两旁侍卫为难地看了杜吟萱一眼,道“王妃,得罪了。”

说罢,还没等杜吟萱准备好,两棒子立即砸了下来……

“啊!!!”杜吟萱的叫声如同鬼嚎一般,在屋子里回响,吓得两个侍卫举起棍子再不敢落一下,都看着宇文临。

“不行不行,太疼了,打轻点,我让你打一百大板。”杜吟萱看向宇文临,宇文临视而不见,道:“继续,三十板。”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得罪不了王爷,只能得罪王妃了,两板子又落了下去,杜吟萱再一次鬼哭狼嚎,“断了,断了,骨头断了……”

小不点和白苏在一旁感同身受,吧嗒吧嗒地哭了起来,宇文临实在听不得这吵闹声,站起身,同韩空道:“看着他们。”

韩空点头应“是”,眼看宇文临走了,两个侍卫也不敢再打,都看向了韩空,只有他能拿主意了,白苏和子宁这下子抓着韩空不放,“韩统领,您行行好,别打娘娘了,打我们两就好,放了娘娘吧!”

杜吟萱乘着喘口气的空隙,道“要不就快点打完,我好结束这煎熬,这两个丫头的话不能听。”

子宁和白苏还是抱着韩空不放,两个侍卫也是不能做主

,韩空两面为难,不过以他对宇文临的了解,他既然选择离开,这件事,不敢韩空怎么做,他都不会再说什么,说白了,他自己也不忍心再打下去。

“都别打了,你们两个,扶娘娘去休息。”

“多谢韩统领!”子宁和白苏道了谢便扶起杜吟萱,杜吟萱痛苦呻/吟,韩空示意两个侍卫都下去,他自己也走了,子宁和白苏扶着杜吟萱回床上坐着休息,两人找药的找药,抬水的抬水,杜吟萱一见韩空已经离开,伸了个懒腰。

“你们两个,别忙活了,我没事。”

白苏不信,抽泣道“他们打了娘娘四大板,娘娘怎么可能会没事呢?”

白苏拿出一堆药瓶子,杜吟萱讪笑,极力解释自己真的不碍事,可两个丫鬟不听,杜吟萱只得闻着一股药味躺了一个晚上。

第二日,早膳时间,小不点一脸焦急地闯进云水谣。

“娘娘,子澜姐姐把您的膳食扣下了。”

杜吟萱翻了个身,不理会,子澜难不成还想饿死她这只鬼?异想天开!

小不点见状,到床边摇了摇杜吟萱,小心翼翼问:“娘娘,您都不生气的吗?”

“为何要生气,她喜欢克扣就让她扣吧,不吃一顿饭饿不死,我还要睡觉呢!”

小不点眼睛霎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娘娘这么好说话?不不不,应该是说好欺负。

不过一次,再有下次她就管管这个以下犯上的丫鬟。

结果,黄昏时分,杜吟萱在云水谣的院里闲坐,逗逗水塘里的锦鲤,白苏来报,金凰郡主来了府上,正在和宇文临进食,并且子澜又把她的膳食扣下了,说是娘娘有伤,吃不得辛辣食物,却又不许她们两个下厨。

杜吟萱一听,诧异不已,问道:“张迎和王爷两人是表兄妹,她来了也不用跟我汇报,我在乎的是你们都是王府里“子”字辈的丫头,为什么子澜地位比子宁高这么多,她在王府里嚣张跋扈都没人管的吗?”

白苏和小不点面面相觑,难以启齿,最终还是让小不点这个娃娃一般的小女孩来说,

“回王妃,子澜姐姐是王爷的侍寝婢女,自然说话分量重一些。”

杜吟萱瞳孔骤然一缩,目露寒光,“侍寝婢女?伺候更衣还是暖房?”

“都可以,由王爷决定。”小不点低着头。

杜吟萱不再言语,思量着宇文临和子澜的关系,她见过子澜,确实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宇文临娶过蒋婉儿,却没有碰她,最后休了,看画中美人也是没兴趣,莫不是因为子澜?

两个丫头都看出来王妃生气了,总觉得周围多了一层莫名的寒气,好像到了阴间,两人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衫。

杜吟萱问:“王爷在不在府上?”

白苏“王爷此刻应该和金凰郡主在宜和轩用膳。”

“子澜也在?”

“在的。”小不点小声道。

“我去看看。”杜吟萱抬腿走出云水谣的院子,白苏和子宁欣慰,娘娘并不是任人欺负,可是也担心,王爷会不会护着子澜。

贵阳长峰医院正规吗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地址电话
贵阳长峰医院贵不贵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的电话是多少
贵阳长峰医院如何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