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让文化与大数据离婚吧

2019-12-04 12:57: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让文化与大数据 离婚吧

人们对文化明目张胆地三观不正确,大约是从2005年前后开始的。具体的例子就是那个臭名昭着的作家富豪榜被炮制出炉。在作家里选富豪,表面上看,是数据为王的大趋势所催生,骨子里还是对财富的膜拜作祟掉钱眼儿里了。

一个人要赤贫和饥渴到什么程度,才会去往精神的田园里榨取物质财富?估计社会学家还没来得及调查明白。但现在,显然许多人都在这么做。尤其是穷于应付销量与选题的媒体人。不过话说回来,各行各业都在讲绩效、追求数据,媒体显然也不能例外。所以,无论出台还是出柜,反正大家的意识走出来了,良知的轨道被企业年轻人式的盲动热情取代,也就成了很自然的事。

对电影票房的膜拜,是文化与大数据的一种结合。票房本身不过是观众买票进场的一个总体统计,至于散场之后观众是笑着哭着出来,还是骂着出来,照例是不负责表现的。而这被拒绝表现的内容,在绝大多数时候,恰恰是一部电影质量好坏的直观反映。可现在,谁在意过这些?当然也就更没有多少专业之外的人谈到:到2013年底,中国的电影银幕总数是17600块,2009年才4723块。也就是说,仅仅时隔四年,当初票房五千万的电影,理论上在今天已可以直接卖到两个亿。倘按这个速度逆推,恐怕2012年创下国产片纪录的《泰囧》和《十二生肖》,远远赶不上当年《闪闪的红星》、《少林寺》,《泰坦尼克号》和《阿凡达》,也未见得就能卖过《虎口脱险》、《追捕》和《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如果没有缜密的推演和能穿越时代局限的视域,只在意眼前的数据,恐怕很难摆脱虚荣心的意淫,与无知者的自欺欺人。

与电影上座率相类似的

,是电视节目的收视率。内地公布的收视率调查,准确性大多受到争议。商务统计调查公司是上世纪90年代才在内地出现的新事物,它们在内地电视业的使用,大约在2000年以后才开始普及。起步年头太近,调查手法未见得完全成熟。而伴随着2004年以后选秀节目全面登陆电视,收视率的可疑,已经被人们对选秀投票公司的反感所取代。所有以数据评判选手成败的节目,最后肯定会在数据真伪上遭遇生存的挑战,更不要问选秀类节目在专业上的含金量了。

每到年底、年初,大家都会把媒体上公布的世界人均年读书册数统计拿出来说事。好像近些年中国人的读书量都是最少的。考虑到我们的图书出版业,近些年已经是彻底根据作者的销售业绩、微博粉丝量以及同类书销售对比来决定项目的取舍,我对人们读书少倒不是特别担心。文化、知识的魅力,从来在于揭示未知,以数据定一本书问世的命运,其结果必然是贩卖经验主义的大杂烩。当思想和内涵,退位于资料数量的集纳,人们精神遭遇尴尬的时刻来临了。

大数据在别的领域是可行的,唯独不适合于发展文化。甚至那种动辄把文化打造成产业的宣传,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不科学的:一是文化的根本性价值,在于维系一个社会精神层面的平衡与推进;二是文化中的不同分支,属性差异极大,不能强行将其全部导入市场化思维。还是让它和大数据离婚吧!

小孩积食怎么快速消食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多少钱小儿积食发烧怎么办

陆丰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何素华
新乡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杭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
大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