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补天道 三十一归去

2019-10-12 22:1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三十一归去

百里晓五十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一日像今天这样紧张。

以前,他也多次面对过死神的刀锋,也曾生死一线,但从没有一次如今天一般,紧张到手脚冰凉,全身虚汗。

因为以前他面对的,好歹是可以看见的刀光剑影,而今天他要见的这人,却是全然未知的洪荒凶兽。

今天会是他命中的劫数吗?

走到院门口的时候,百里晓突然叫住了孟帅。

“公子。”

孟帅回过头,见他欲言又止,道:“怎么了?”

百里晓垂下眼睑,道:“你可知道那位前辈要如何开销我?”

孟帅迟疑了一下,道:“不知道,但师父原话是説,请您过去谈谈。我师父的脾气您也略知一二,既然有的谈,那就不算太坏吧。”

百里晓心中略感安稳,但面上反而越显得不安,诺诺道:“虽则如此,但那位前辈喜怒无常,倘若他一时恼了,还请公子替我美言两句。”

孟帅道:“美言自然无妨,不过恩师并非喜怒无常的人。倘若他要怎么样你,或许就是您説的话不能让他满意。您是老江湖前辈,比我有经验得多,应当知道怎么承诺对您最有利。”

百里晓暗自diǎn头,孟帅继续道:“为了您性命计,有些苛刻的条件可以先答应。您是知道我的,我怕麻烦,有些事情最多口头一説,等老师走了,未必会付诸实际。”

百里晓一怔,苦笑道:“公子真是厚道人啊。”

见孟帅将百里晓带到,水思归挥了挥手,道:“你先出去。”

等孟帅从外面关上门,水思归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百里晓道:“多谢前辈赐座。”小心翼翼坐在椅子上,眼睛下垂,低头看着自己脚尖。

水思归道:“何必如此作态?在帅儿面前如此作态也就罢了,在我这里还这样表现。这么多年的老江湖,跟初进城的乡下小子一样瑟缩,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么?”

百里晓苦笑,他是真紧张,只不过确实如水思归所説,这么多年,自制力是不差的,就是再紧张,神色镇定还是能做到的,这样的战战兢兢,确有一大半是作态。当下站起身来,躬身道:“是晚辈失态了,不知前辈有何赐教?”

水思归道:“坐吧。你觉得帅儿如何?説实话。”

百里晓谢了座,迟疑道:“小公子人品俊秀,天资聪明,性情开朗也不失稳重……更是难得的厚道人。”他也知道过度吹捧只会引起反感,因此只略diǎn了几句。

水思归道:“有什么缺diǎn?”

百里晓略感为难,组织了一下措辞,道:“似乎……资质只是普通。另外,似乎太厚道了diǎn,也没什么防人之心。”

水思归长叹一口气,道:“我这个徒儿,是个不错的孩子。但也只是不错而已。你説他天资聪明,但也不是什么天赋英明,算无遗策。要説他勤奋,但也未见得出众人,十倍努力。要説他意志坚定,比之那些自小吃苦耐劳的穷人家孩子,他这个衣食无忧的小少爷,又有什么优势?就算是善良——也早不是那种纯净无暇的赤诚性子了。”

百里晓心知这个时候绝不可附和,当下略低下头,假作不知。

水思归道:“不过我却看重他一件——没有短板。”

百里晓若有所思,水思归道:“天赋本天成,但我认为天赋最重要的是有一条线,孺子可教,不可教。帅儿在各个方面都可教。论头脑,我知道他脑子够用,经验可以传,教训可以悟,不是那不开窍的榆木脑袋。论毅力,我知道他不用我催逼就能自觉前行,就不必强求他在绝境中挣扎无悔。论性情……我听説这孩子家中亲情并不完美,不知是不是兄长的庇护,他性子倒和那些在父母疼爱、衣食无缺的家庭中正常成长的孩子一样豁朗友善。这样很好,説明他没有暗伤。”

他看着百里晓,缓缓继续道:“每个人生来都是浑金璞玉,需要亲人、师长乃至世界将他们雕琢成型。倘若在年幼的时候受了重击,那不管玉质品质如何好,都是内有瑕疵的。像这样的璞玉,就只好顺着瑕疵,小心不碰触那些暗伤,琢磨成特殊的器,也就是巧雕。这样虽然偶尔会成就独一无二的极品,但更容易成为废品。况且就算偏锋走得再好,终究走不回至高的正道上来了。而帅儿,可以走平和中正,滂滂大气的至高神路。”

百里晓忍不住道:“这……至高神路……是不是有diǎn远了?”

水思归道:“你不懂。”

这三个字,让百里晓闭上了嘴。

水思归叹道:“倘若给我几年的功夫,将该教给他的都教给他,那就是之后走了,我也相信他能走一路平顺道路。但天时不与我,区区一个多月的时间,实在不足成事,往后他的路就很难预测。留他一个人在此,我也不放心。”一面説,一面盯住百里晓。

百里晓心中暗动,道:“公子固然年幼,但晚辈痴长了这么多年纪,您要是信我,我也可以代您……”

水思归道:“就凭你也能代我?”

百里晓的话戛然而止,对于水思归,他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小心道:“您的意思?”

水思归道:“这孩子虽然年轻,但已经有些主意,只是缺少一个在旁边提diǎn的老人。眼前也实在没有旁人。这样吧,往后你就留在他身边,除了给他介绍别门别派的武功,就是提diǎn他,照应他一些。但我不是要你教导他。他做什么决定,你不许干涉,他若没有性命之危,你也不许替他出手。他若吃了什么亏,那是他该得的,不用你越俎代庖。除非他问到你头上,你再提自己的看法,他若不采纳,也是他的事。”

百里晓低头寻思片刻,道:“明白了,你要我辅佐他。”

水思归难得的对水思归的话有了正面回应,diǎn了diǎn头,又突然道:“你今年多大?”

百里晓道:“晚辈犬齿五十又四。”

水思归道:“五十四岁才金刚境界,这资质也是一般的很了。不过你分心太多,还有如今的武功,也算勉强。”

百里晓脸色一红,暗自腹诽道:“我的资质还不好?金刚境界可是江湖上一流高手,五十岁达到这个境界的才有几人?况且我是自学成才,方有今天的地步,不比那些名门子弟强上百倍?但你这怪物……唉,説不得,一説都是泪。”

水思归道:“五十四岁,那正好,你辅佐他六年,到时候你六十岁,他正好十八岁,也该离开此地了,自有其他去处。那时候么……”

百里晓道:“到时候我护送公子去大荒。”

水思归淡淡道:“你在试探我的来处?”

百里晓汗一下子落下,忙道:“晚辈不敢。只是您……”

水思归道:“别试探了,説也无妨,我不是大荒来的。”

百里晓一惊,低声道:“难不成,难不成您来自五……”

水思归略一扬眉,道:“你倒是挺博学的,连那里都知道。不过还是猜错了。我来自什么地方,与你无关,我倒要问你——”

他一字一句道:“你还想入先天么?”

百里晓脸色大变,目光中升起一道热切的光芒。

第二天,水思归最后检查了一下孟帅的功课之后,长叹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咱们师徒缘分也该告一段落了。”

孟帅早知会有今天,但心情依旧难过

,道:“恩师,将来还有再见之日么?”

水思归道:“倘若你能一路走上去,总会再见的。这大齐朝虽然兵荒马乱,但相对而言,已经是最安全的地方了。你就在这里呆到先天吧。”

孟帅道:“那之后我要去那儿?”

水思归伸手一划,在空中写了一串金字,按在孟帅手背上,金光一闪而没,道:“这是我给你的提示。等你境界到了,自会告诉你该去哪里。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这金字也算一护身符,能保他三次不死。

不过沉吟了一下,水思归并没有明确告知,让这孩子心中有了倚仗,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再次叮嘱了几句,无非是房子、盆栽、饮食这些琐屑小事,又提醒他若有什么疑惑,不妨去问百里晓,水思归这才长出一了口气,道:“有缘再见吧。”

话音刚落,只见他缓缓地抬手,手上出现了一道刀光的虚影。

嗤——

刀光骤然向下一斩,空中凭空出现了一道裂隙,金光缠绕。

裂隙越扩越大,露出黑洞洞的漩涡门户,门中的黑暗仿佛是亘古以来就有的,不带丝毫的光明。丝丝雷电缠绕在漩涡周围,出辟辟啵啵的暗响,似乎在挣扎着向中心合拢。

孟帅瞪大了眼睛,就见水思归走入门户,回过头来再次看了他一眼,露出了期许的目光,却再没説什么。背影一闪,消失在黑暗当中。

倏地,漩涡合拢,空间再次恢复了平静。

孟帅咬了咬自己的手指,这才确信自己不在梦里,就听背后有人倒抽冷气的声音,回过头去,就见百里晓靠在墙上,死死地盯住漩涡消失的地方。

孟帅咳嗽了一声,道:“百里先生……你也没见过吧?”

百里晓喃喃道:“破碎虚空……这就是破碎虚空?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濮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鹰潭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哈尔滨治疗宫颈炎费用
濮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鹰潭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