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七塔之上 第八十二章 直面恶魔

2020-01-16 19:49: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七塔之上 第八十二章 直面恶魔

一阵暴风骤雨之后,房间里已经安静了下来,徐昕惬意地躺在床上,艾娃忍着身体上好几处青肿和疼痛,披上衣服,给他按着背。

徐昕从来不知道怜惜是什么,相反很多时候都有一些暴虐的倾向,就像他对待奴隶们也是如此。各种各样的规矩和惩罚,让奴隶们每天噤若寒蝉。艾娃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能够笑着说出那么可怕的话,做出那么可怕的事。

“你应该再瘦一点,最近你长得太快了。”徐昕微微侧过头,余光扫了艾娃一眼说道,“看来是霍尔他们把你喂得太好了。萝莉就该有萝莉的样子,对吧?”

“是。”艾娃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对娇小的女人有一种让人害怕的迷恋。就像得了疯病似的。

“少吃就是了。否则你会被废掉的。废掉就没用了,知道吧?”

“嗯。”

徐昕说了几句,就安静了下去,然后房间里想起了鼾声。艾娃在他背上的手却不敢停下来。不过随着男人越睡越熟,一个想法从她心里难以抑制地冒了出来。

他已经知道了阿瓦洛哥哥的事情,如果他再次想起来,然后追查下去,阿瓦洛哥哥会被抓住吗?艾娃不知道魔法到底能够做到什么,虽然眼前这个人看起来很普通,甚至还有些瘦弱,但是依旧改变不了他是个魔法师的现实。

她回想着阿瓦洛以前照顾她的场景,小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头上的发钗。这是霍尔见她还算听话以后,送给她打扮用的。发钗是银的,有两根分叉,虽然不太硬,但是如果从他的眼睛里插进去,应该可以杀死他吧?

她知道自己如果这么做了必死无疑,但是那样的话,阿瓦洛哥哥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在世界的某个地方生活下去。也许,他已经到了黑山吧?

她用右手握着发钗,颤抖着往他的眼睛伸去,她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握住这只手,免得它抖动得太厉害。

就在发钗快要碰到徐昕眼皮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爆炸声。她吓得一抖,钗子的尖头划在了徐昕的眼皮上,让他一下子痛醒了。

他身体周围爆发出气浪,一下子将艾娃掀飞了出去。徐昕捂着眼睛坐起身,怒喝道:“该死!怎么回事?”

他一松手,看到手中有不少血迹,右眼皮好像被划破了,再一看艾娃手里还捏着一根尖锐的东西,马上回过味来。他怒喝道:“混蛋!我对你这么个奴隶那么好,你居然要害我?”

他随手拿起床上的枕头衣服,向伏倒在地上艾娃扔了过去,“你完了,死定了。我不仅要抽掉你的灵魂,还要把你的身体做成标本!”

他举起手,魔力开始在手中间汇聚。然而这时外面再次传来了爆炸的声音,他眼神一凝,没空再顾及艾娃,而是凑到窗口往外看。

他发现山坡下守卫的营地居然正在发生爆炸,似乎里面的魔法师攻击了外面的什么人,然后引起了外面的反击。

“魔法师对攻?会是什么人?”他喃喃道。

他急忙穿起法袍,然后准备顺便干掉艾娃。就在他再次聚集魔力的时候,房间的门被踹开了,从外面一口气冲进来四个人。

“徐昕!”一马当先的季益君愣住了。

“原来是他。”黄铮抬了抬眼镜,冷冷地看着他。

“居然不是魔法学徒了?”格莱德有些讶异,在学校的时候还教过徐昕几手魔法。

只有卡兰达什么都没说,冲上前去就要制服他。

不过,徐昕可不是傀儡师那样不善战斗,只会阴人的野法师。

他往后急退,身前已经出现了一个厚重的护盾。卡兰达带着斗气的一拳打在上面,力量却被反弹了回来。她只能借势往后一退,落在艾娃边上,把小女孩拉到了他们身后。

“我没有想到你们这么快就能找到这里。”徐昕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根短魔杖,激发上面自带的法术,快速挥动间,身前又多了好几枚护盾,既有防护物理攻击的,也有防护魔法攻击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刺杀陈汉生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总有被查出来的一天。”季益君神情严肃地说道。

“陈汉生?你们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刺杀过陈汉生?”徐昕皱着眉头反驳道。

“这是你狡辩就有用的吗!我们已经抓住了行刺的刺客。只要他交代了,我们就不会缺少证据。我们还亲眼看到他和霍尔管事交易,你还想抵赖吗?”季益君说道。

“霍尔?他和我可不是一起的,我们只是合作罢了。至于我,我只是在这里替别人指挥奴隶干活,做得是和学校工厂差不多的事。我可从没有害过自己人!”徐昕大声辩解道。

季益君还要再说,却被黄铮拉住了,他说道:“也许徐昕你真不知道这件事。那只能说明你的合作伙伴背着你刺杀陈汉生。让我们听听谁是你的合作伙伴,也许就能降低你的嫌疑!”

“我凭什么告诉你们。是,我在出差之余与人合作,在这里建起了一点副业,但这和学校有什么关系?连郭校长都没说过不能和当地人合作搞企业吧?你们护卫队管得也太宽了。”

“既然你没有什么担心的,那就跟我们走吧。如果没有其他问题,这件事我们会交给委员会处理。但是这里有人袭击了阿拉诺,让陈汉生身负重伤。这件事我们是要管到底的,看到外面的爆炸了吗?这里的守卫已经被我们肃清,所有的奴隶和工厂都被我们接管了。”黄铮说道。

徐昕脸色阴晴不定,他用过多少手段,让多少人因他而死,他自己心里最清楚。按照学校那些人的德性,这些事情一旦查出来,不让他负责是不可能的。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中阶法师了,哪里不能去?为什么要跟这些人回去,承担被判刑,被监禁的风险呢?他可不想到时候被囚禁在什么地方,再也不能走出来一步。

更何况,学校内和他合作的那些人是什么货色他心中有数。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到时候别说为他说话,让他早死早闭嘴才是他们最想做的事情吧。

北京德胜门医院有哪些医生
南方医院网上挂号
蚌埠治疗龟头炎费用
广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